筆趣閣 > 王府嫡女定乾坤 > 第四百八十九章 釜底游魚

  青衣男子剛想再次辯解,君颯還未等他開口,便狠狠的給了這青衣男子兩計很是脆響的耳光。他本就是習武出身,下手的力道可是要比文官的大理寺卿狠辣的許多,更是打的青衣男子好無招架之力,一下子便失去了重心,就連兩旁的士兵都沒有牽制住的朝著一旁倒去。等他回過神的來的時候,手漸漸撫上了剛剛君颯打過的臉龐,那里出現的陣陣的溫熱感覺,甚至口中在頃刻之間也充滿了血腥之氣。他那唇角的周圍頓時已經血肉模糊,他沒有想到君颯竟然能下如此重的手。當他憤怒的想要爬起來的時候,甚至還想要阻止士兵的搜索。
  君颯根本沒想要估計什么,見狀更是覺得手癢難耐,直接沒有過多的言語,上前拉住他就是一陣左右開弓“噼里啪啦”聲音剎時響徹了整間店鋪之內。沒數究竟打了多少,直到君颯都感覺手腕發酸開始,才將手上的巴掌停了下來。可當眾人瞧著那名青衣男子的時候,那男子的兩頰已經腫的如血色饅頭一般,兩邊的臉上清晰可見深深的五指印痕。說是豬頭也已經不為過了。
  而此時,青衣男子好像還要支支吾吾的說些什么,可卻因為君颯下手力道夠狠,竟打的他牙齒都脫落了幾顆,舌根也微微發腫,根本無法正常言語,所以眾人也是聽不清他究竟想要說些什么。
  旁邊的小門處悄悄的混進人群當中一個不起眼的身影,佯裝害怕一般躲到了一旁。
  君颯佯裝未見到一樣,淡淡一笑,看著大理寺卿,道:“大人,現在是不是可以搜了呢?”
  大理寺卿見狀,心中恐懼之感更甚,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這次他明顯感覺是睿親王府在背后布的局,而睿親王的手下人好像就是在此時等著他。本來他就以謹小慎微的行事作風為先,這一回是他不禁挑唆,利欲熏心,也不知道這件事的背后究竟隱藏著什么,但總好像是有人在背后操控,可這人究竟是睿親王府的人,還是其他人,當下他竟有些恍惚,但這人想要利用他這一點,倒是十分的可恨······他心中不禁有些懊悔,剛剛若是不進來,與君颯換個身份,這功勞無論如何都是由他一份的,可是他剛剛急于立功,邀功,一時情急便沒有想得太多,如今,怕是后悔也沒有用了,已經帶人闖了進來,若是真的找不到那可東湖夜明珠,陛下那一關,他是說什么也過不去了。
  情急之下,他猛然一聲怒喝:“都是聾子不成嗎?還不快去搜!”
  這樣的一聲令下,怕是沒有人不知道大理寺卿已經動怒;于是不肖多時,昌盛點當鋪幾乎所有的東西都被犯了出來。士兵們也不會錯過這個絕佳立功請賞的機會,他們砸墻,推柜,翻箱比比皆是,尤其是那不間斷發出的瓷器,玉器,陶器粉碎的聲音,真是讓人覺得是一場暴殄天物的洗禮。猛的搜了一陣,幾乎已經將昌盛點當鋪搜空,大到墻壁,器皿,小到飾品,物件,他們一個都沒有放過。
  君颯坐在一旁,很是愜意的喝著茶,他早已經聽了王妃的吩咐行事,所以眼下并不急。
  過了好半晌,只見一個士兵滿頭大汗的抱著一厚摞的本子走了出來,到了大理寺卿的身前,很是恭敬的回稟:“大人,屬下等人沒有找到大人口中所說的東湖夜明珠,只是找到了這些冊子。”
  大理寺卿可不管這些是什么東西,只是大手一揮:“一群沒用的東西,再去給本官找,找不到都給我提著腦袋來見。”
  這些不過是一些用來唬人的尋常賬冊,對于他們來說根本沒什么用,青衣男子冷冷一笑;他以為店前掌柜處理的很干凈,沒有留下什么后患。可人算不如天算,這時自一旁小門處走出來一個士兵,樣子倒是有些狼狽,面上甚至還有些焦灰的感覺,他走到大理寺卿身前,恭敬的施了一禮,隨后道:“大人,剛剛小的在后面搜尋的時候發現那里好像在燒什么東西,小的上前查看,發現他們好像是什么重要之物,于是急忙救火,所幸被小的救下了一本,不知大人可有用?”
  青衣男子大驚失色,眼神狠狠的瞪向了那店前掌柜所隱匿的位置。然而那店前掌柜也是被這樣的陣仗嚇住了,根本還鬧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么,只是剛剛看到青衣男子的眼神后就去了后院燒毀了那些真的賬冊,而眼下,他們又找出來了一本,這讓他很是不解。
  君颯命人拿過了那士兵遞上的賬冊,狀若隨意的翻開了其中的一夜,只見那賬冊之上詳細的記載著什么時候,收了些什么東西,如何記賬什么的,很是詳細。青衣男子面露擔憂,他一直看著君颯,一個字也不說,生怕他瞧出什么不該瞧的東西,甚至發現了什么點點的端倪。
  君颯也是面露苦狀,對于這些個數字的東西,他這個只懂武將之人怎么可能看的懂,心中不由得有些嗔怪‘王妃也是的,明明知道我看不懂,怎么還派我來干這樣的事!’誰知道,他正想著,沃風就在一旁悠然而進,面上帶著一種譏諷的笑意。
  君颯一見他,就好似如臨大赦一般,驚喜的高聲道:“你可算來了,快來,瞧瞧這個東西,我是看不出這里面有什么蹊蹺。”
  大理寺卿心底一片陰寒,他當然知道君颯和沃風是誰,但是他卻沒有想到,這樣的一件事情竟然連續驚動了楚墨行身邊的兩大貼身護衛,他心下一驚,雙眸不禁的落在了兩人手中捧著的賬冊之上。心中狐疑,本想伸出手將賬冊拿在手里:“兩位大人,不是要查東湖夜明珠的下落嗎?怎么還對一個冊子感興趣了,要我說,還是快些尋找賬冊吧······”話還未說完,還沒等手觸碰到賬冊的時候,君颯就伸手將大理寺卿的手拍到了一旁。
  大理寺卿面上冷凝,這下他算是知道自己真的落入了一場布局之中,看來這人是想利用他;但是現在來看,已經利用完了,且不需要他了,這就是所謂的過河拆橋·······
2011年捕鱼达人旧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