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木葉之輪回族 > 第四百五十四章 鼬的須佐能乎

  “讓我來吧!”
  就在自來也打算上前的時候,鼬卻突然伸手攔住了自來也,并立刻主動走出兩步,面色冰冷的望向前方。
  隨著鼬臉色的變冷,一股龐大的氣勢突然從鼬的身上爆發出來,自來也雖然身在鼬的后方,只感受到一些零散的氣勢,但也忍不住退后了兩步,與鼬拉開了一段距離。
  “須佐能乎!”
  在自來也退后的同時,鼬突然大喝一聲,而后他的身上竟突然出現一層紅黃色的半透明鎧甲。
  由于他們身處地下通道之中,鼬的須佐能乎并沒有完全出現,只是形成了一個兩米高的縮小版,但在場的所有人卻能夠感受到它的凝實感,心中都不由自主出現一種無法摧毀它的感覺。
  咻!
  就在鼬的須佐能乎出現的同時,修羅道準備已久的激光炮終于準備完畢,然后直接爆射而出,然后眾人便見到一道藍色激光猶如射穿空氣,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向被須佐能乎包裹的鼬射去。
  “八坂瓊勾玉!”
  而面對修羅道這恐怖的一擊,鼬卻沒有坐以待斃,只見他身體表面的須佐能乎突然右臂一揮,三顆閃爍著黃色光芒的勾玉立即憑空出現,對著爆射來的藍光旋轉沖去。
  轟轟轟!
  八尺瓊勾玉與藍色激光撞擊在一起,頓時發生了狂暴的爆炸,整個地下通道一時間都被震的顫動不已,無數碎石紛紛掉落下來。
  “發生了什么?!”
  “地震了,快跑啊!”
  距離地下隧道十幾米的上方地面,周圍的雨忍村村民只感覺地面一陣劇烈晃動,一時都以為發生了地震,顧不上穿上衣服,紛紛衣不蔽體的急忙從住所中跑出,四散而逃開始避難。
  轟隆!
  而就在所有雨忍村村民忙著四散而逃之時,地面終于承受不住撞擊,發生了碎裂,然后一大片地面竟然突然瘋狂塌陷下去。
  砰砰砰!
  在地面塌陷的同時,幾處地面突然崩裂而開,然后剛剛處于地下隧道的數人竟紛紛從底線沖了出來。
  此時鼬的全身依然包裹在須佐能乎之下,不過須佐能乎的體型卻比之前稍大了一些,將他和自來也全部籠罩在其下,毫發無損的一同從地下沖了出來。
  而在他們二人的對面,卻是一只有著輪回眼的巨大穿山甲,而那個穿山甲在鉆出地面后,立刻張開大口,并伸出了長長的舌頭,露出了站在它舌頭上的七個身影,正是佩恩六道與小南七人。
  “鼬,幫我爭取一點時間。”從地面鉆出后,自來也掃視對面的七人,突然對身旁的鼬囑咐了一句,然后就自顧自的閉目坐在了地上。
  “沒問題。”鼬頭也不回的應了一聲。
  然后鼬不待對面的七人落穩陣腳,就突然猛地一瞪對面的眾人,而在他的瞪視下,漫天的黑色火焰突然憑空出現在他們七人的上空,快速向著他們的身體覆蓋而去。
  “神羅天征!”面對天照的黑色火焰,天道只好再次使出神羅天征,將所有火焰都反彈出去,四處散落在地上,繼續燃燒個不停。
  就在天道擋下天照的同時,鼬的須佐能乎卻突然又變得更加凝實起來,原來只是一個人形的須佐能乎,身體表面竟然漸漸出現了一層鎧甲,不僅如此,須佐能乎的左手上還出現一個盾牌,右手上則出現一把閃爍著黃光的寶劍。
  這正是鼬的另外兩件靈氣,十拳劍與八咫鏡。
  鼬須佐能乎手中的十拳劍出現后,他當即就要向著前方的眾人斬下,然而他手中的十拳劍才剛揮到一半,竟突然終止了下來,于此同時,他的須佐能乎上竟傳來一陣嘎吱作響的聲音,就仿佛被什么東西突然擠壓住了一般。
  “嗯?”鼬眉毛一皺,連忙轉頭向后方望去。
  在他萬花筒寫輪眼的注視下,一個本來透明的身影終于緩緩出現在他的眼中,一同出現的還有著它那纏繞在須佐能乎身上的長長舌頭,原來這竟是一只巨大的變色龍,而這個變色龍的眼睛同樣也是輪回眼,顯然也是被佩恩所控制的。
  “天照!”確定了敵人后,鼬沒有絲毫客氣,當即狠狠一瞪那只變色龍,一團黑色火焰便突然出現在它的身上,僅僅片刻就蔓延至它的全身,將它完全包裹起來。
  黑色火焰中傳來變色龍凄慘的叫聲,痛苦之下,它再也無力控制那纏繞住須佐能乎的舌頭,立刻就松開了舌頭,而須佐能乎也終于重新恢復了自由。
  咻!
  這邊鼬的須佐能乎剛剛恢復自由,那邊修羅道卻剛好趁機凝結了新的一擊,手臂的槍口中再次射出一道藍色激光,對著鼬極速射來。
  這一擊來的時機恰好,鼬根本來不及閃躲,也不能閃躲,因為一旁的自來也正閉目坐在地上,默默的凝聚著仙人之力,準備著仙人模式。
  “喝!”
  只見鼬大喝一聲,直接將左手的巨大盾牌架在身前,擋在了藍色激光射擊的方向上。
  轟!
  藍色激光狠狠撞擊在盾牌之上,立刻發生了劇烈的爆炸。
  鼬的須佐能乎在這種爆炸的沖擊下,忍不住顫抖個不停,但卻堅持著沒有退后一步。
  “咳咳!”
  在這種沖擊下,再加上之前接連使用了各種大招消耗過度的鼬終于有些頂不住了,雙眼和嘴角都緩緩流下一道血跡。
  嘭!
  屋漏偏逢連夜雨,就在鼬有些支撐不住的時候,他腳下的泥土突然崩裂開來,露出了一只巨型穿山甲的腦袋。
  原來畜生道佩恩趁著鼬艱難阻擋修羅道攻擊的同時,竟命令他的通靈獸穿山甲偷偷鉆入地下,從地下向鼬發起了偷襲。
  最終這個偷襲確實起到了起效,打了已經快要油盡燈枯的鼬一個措手不及,鼬望著突然出現的穿山甲,又掃了一眼身旁依然還在閉目打坐的自來也,心中一橫,就要拼命再用一個大招擋住這只穿山甲。
  “不用著急,讓我來!”就在鼬打算拼命的時候,自來也的聲音突然在他背后響起,然后一只溫暖有力的手掌也拍在了他的肩膀上。
  感受著肩膀上那只手掌的溫暖和力度,鼬仿佛從中感受到一股神奇的魔力,本來因為強撐而有些不堪重負的身體一瞬間竟仿佛多了一股力量,身體和心理的疲勞竟同時減少了許多。
2011年捕鱼达人旧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