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高能管理局 > 237 金身境魔人

  “再往前走個幾十里,就是真武派的地盤了,我記得當初魔界入侵的時候,我們這些散修都曾經去真武派求援過,只可惜那個時候他們山門緊閉,根本就沒有一個弟子出來。”
  離開了石頭城之后,肖遙和兩個女人一路北上,不知道走過了多少里地,終于到達了一些比較繁華的地帶。
  與更加南方的地方相比,這些地方的受災情況并不是那么嚴重,除了在魔界大軍必經之路上有些死傷,其他稍微遠一點的地方,也不過只是被刷刷的波及到了一點而已。
  聽了云沐心的話之后,祝念笙開始冷笑。
  “真武派不就是那個號稱可以跟昆侖齊名,爭奪人間修煉第一圣地的門派嗎?我記得他們的宗主應該是渡劫境的高手吧,就是碰到了五大魔頭也能跟他們較量較量,沒想到他們居然在魔界入侵的時候躲了起來,登上了縮頭烏龜,就這樣的做派,有什么資格跟我們昆侖山相提并論?”
  “明哲保身,也是人之常情,我們這沒有看到真相的時候,也不宜妄下結論。說不定這個真武派在魔界入侵的時候是為了保存自己的實力,不愿意做出無謂的犧牲呢?”
  肖遙倒是破天荒的為這個素未謀面的真武派做了一番辯解,他是從現實世界來的人,所以他這個思想與這些封建社會的人不太相同,救國救民,舍己為人,那是真正的英雄和大俠才會做的事情,作為一個普通人,面對危難首先選擇的肯定就是保存自己的生命。
  只不過沒想到肖遙的這句話受到了兩個女人的共同討伐,尤其是祝念笙差一點就把肖遙罵的狗血淋頭了。
  在這樣一個時代,在人間遭逢大難的時候,作為人間的一大教派,擁有無數強者的真武派做了縮頭烏龜,去那些普通的民眾于不顧,讓他們飽受魔界中人的屠戮,這本身就是一種罪過。
  三人繼續前行,也碰到了一些存活下來的凡人,只不過他們的境況都比較的凄慘,失去了家園不說還一身傷病纏繞,最重要的是現在空氣中彌漫著的全部都是魔氣,他們沒有什么抵抗的能力,要不然就是被魔氣入侵折磨致死,要不然就是受到浸染變成了不人不鬼的魔人。
  在這期間,肖遙他們也向周圍的人打聽過真武派的情況,一些知情者說,真武派在魔界撤離的時候就出山了,派了大量的弟子在人間行走,說是要拯救凡人。
  “我就說嘛,這個真無派,雖然說臨陣脫逃,當了所有烏龜的行徑讓人憤怒,但他們事后做出彌補也是可以原諒的呀。”
  知道啦這一點之后,肖遙的心情明顯不錯,在面對祝念笙和與云沐心的時候也有了一些底氣。
  只不過祝念笙對于這樣的情況卻是將信將疑:“我覺得事情沒有那么簡單,真武派又沒有我們身上這樣神奇的能力,他們憑什么拯救人間呢?”
  “說不定他們就是行走于世間,斬殺那些殘留下來的魔人呢?”
  肖遙繼續為真武派辯解了一句,但是下一秒就發生了一件把他臉打的啪啪響的事情。
  在距離他們行走的大道不遠處,是一個曾經比較繁華的鄉鎮,只不過這個鄉鎮現在衰敗了下來,但是里面還有著一些活人,勉強支撐著自己的生活。
  在肖遙他們剛好經過的時候,里面突然傳出了一陣巨大的嘈雜聲,緊接著人們哭喊求救的聲音就傳了出來。
  肖遙幾個人立馬駐足向著那個鄉鎮看過去,只見小鎮的上空彌漫著一股洶涌的魔氣,這是一個強的魔人開啟了魔化狀況之后才會產生的景象。
  “這里距離真武派這么近居然還會有魔人,現在距離魔界入侵至少也有快一年的時間了吧,他們如果是真的是一心一意的想要救世的話,怎么可能漏掉這一個魔人。”
  祝念笙對真武派有些偏見,所以根本不相信他們會全心全意的拯救這個世界,只會認為他們是一群貪生怕死的投機倒把者。
  而云沐心曾經近距離的接觸過真武派的人,對他們也沒有什么好印象。
  肖遙也只是根據自己的臆測為他們說了兩三句話,并不代表肖遙就對他們這個門派有什么好感,說白了,兩者之間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聯系,完全就是陌路人。
  如今在這個魔人肆虐鄉鎮的事情發生之后,從來就不想再多費口舌幫真武派辯解什么了。
  祝念笙沒有任何廢話,見到這樣危急的情況,她肯定是不會見死不救的,在魔氣冒出來的時候,她就開啟了御風之術,朝著那個鄉鎮沖了過去,而肖遙和云沐心的反應也很快緊跟在了她的身后。
  當三個人來到了鄉鎮里面之后,才發現情況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嚴重一些,這個強大的魔人的境界已經超過了玄罡境,即將要突破到金身的層次,因為壓抑不住自己體內的魔氣才會跳出來作亂。
  “我們一起上,趕緊把他壓制住,不然等他突破到了金身境界,就不好對付了。”
  發現了魔人狀態的祝念笙沒有草率地直接沖上去,而是慢慢的減弱了自己的速度,跟肖遙他們并肩而行。
  “金身境魔人的實力非常強,我跟云沐心要是上去的話,估計撐不住他幾招,師弟你現在境界是我們之中最高的,所以你上去跟魔人正面作戰,我們在旁邊輔助你。”
  祝念笙只看了一眼就確定了接下來的行動計劃,而肖遙也判斷了一下現在的局勢,對著祝念笙說道:“師姐我們要不要等待一下,等這個魔人的魔化狀態結束之后再上呀。”
  祝念笙搖了搖頭:“不行,這個魔人已經發狂了,他現在正在大肆的屠殺,還留在鄉鎮里面的凡人,如果我們真的等他魔化狀態結束之后才進行阻止的話,會造成很大的傷亡的。”
  前面的喊殺聲越來越大了,已經有不少人喪失在了魔人的手掌之下,在那些低矮的房屋墻上已經沾染了一些斑駁的血跡,一陣風吹來還有一絲絲的血腥味。
  “我明白了,我這就去正面把他牽制住,你們在后方找機會攻擊他。不過咱們說好了,這場仗咱們能打則打,如果發現實在是沒有辦法打得過他的話就暫時先離開。不要因為一些迂腐的道德思想白白丟了自己的性命,要記住我們的使命只有不斷地成長存活下來才有機會做更大的事情。”
  祝念笙聽了肖遙的話之后,輕輕的笑了一聲:“師弟,我終于知道你剛才為什么要踢真武派說話了,原來你也是這樣的一個人。”
  “別說那么多廢話啦,我本來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我是絕對不可能為了一些素未謀面的陌生人犧牲我自己的生命的,我上了,你們在后面抓住機會不要浪費時間。”
  肖遙直接踏風而起,踩在了一座低矮的屋頂之上,同時伸手一揮打出一道天罡玄雷擊中了魔人的頭腦,那本來正在發狂的魔人瞬間放棄了即將打死的凡人,一雙腥紅的眼睛看向了肖遙的方向。
  在昆侖山的法術里面有一門望氣之術,可以通過敵人的狀態來判斷他此時的戰斗力。肖遙對于這一門法術并不是很精通,因為它沒有什么攻擊力,所以下在昆侖山上練習的時候并沒有著重練習這一項。
  但是在看到魔人眼睛的時候,肖遙的心里突然間就咯噔了一下,那是一種非常不好的預感,它的忘記之處并不高明,但如果感知這么強烈的話,那就說明前方一定有非常巨大的危險。
  肖遙立馬就警惕了起來,他知道眼前的這個魔人非常不好對付,而自己十有八九可能并不是他的對手,好的,自己剛剛學到了踏風之術的精髓,還可以利用比較高明的身法跟他周旋一下,不需要非得硬碰硬。
  果然魔人在鎖定了肖遙之后立馬大吼一聲,直接抬手朝著他扔出了一個魔氣團,這個魔氣團無論是個頭還是威力都比之前的那個魔人首領要強大的許多,他將它砸在了肖遙腳下的房屋之上直接將那里炸成了一片粉碎。
  肖遙的心里早就有預感,對于這個魔人也十分的重視,所以他并沒有選擇硬接這個么魔氣團,而是早早的就朝著旁邊躍開。
  這個舉動是相當明智的,主要在旁邊的房屋之上看到了剛剛所帶的那個地方,真是有些觸目驚心,他自己最強的一道天罡玄雷也沒有辦法瞬間造成這么大的破壞,由此可見這個魔人的硬實力要遠遠的超過肖遙。
  在魔人扔出魔氣團的同時,肖遙朝著旁邊一躍,躲避了這個攻擊的同時也扔出了一道天罡玄雷,非常精準的砸在了魔人的頭上。
  魔人再次被激怒,這一次他沒有隔著一段距離進行遠程攻擊,而是直接咆哮著朝著肖遙所在的位置沖了過來。
  肖遙看著魔人那渾身冒著紅色魔氣的身影,頓時心中有些發毛,這個人沖起來的時候,連他身邊的空氣都有一點點扭曲了,速度太快,幾乎在肖遙反應過來的一瞬間,他就沖到了近前,朝著肖遙一拳砸來。
  肖遙早就確定了這次行動的方針,那就是絕對不跟這個人正面硬抗,一定要利用自己的速度和靈活性的優勢,對他進行風箏,然后利用高爆發的天罡玄雷一點一點消耗他的血量。
  小鎮中此刻已經陷入了一片混亂,那些手無寸鐵的凡人也知道魔人的危害性有多大,所以紛紛朝著小鎮外面逃竄,原本還有一些些熱鬧的小鎮,沒過多久就變成了一座空城。
  這樣一來肖遙的膽子也大了很多,在各種各樣的房屋之上輾轉騰挪,躲避魔人的攻擊,而且還在躲避的間隙使用天罡玄雷對魔人造成傷害。
  魔人一次次的被激怒,卻始終無法追上肖遙。
  在遠處埋伏著的住院生和云沐心也沒有在一旁干干的看著,而是拿出了自己壓箱底的絕招,抓住機會朝著魔人扔了過去。
  這個魔人在魔化之后的實力確實很強,而且已經達到了半步金身的境界,防御很高。
  但任何東西都不是無限的,在肖遙三個人的不斷消耗之下,這個魔人的狀態也開始慢慢的衰弱下來,他的魔化狀態馬上就要消失了,最要命的是在剛剛戰斗的過程當中,祝念笙和云沐心兩個人還抽空將鄉鎮里面的魔氣全部吸收了個干凈,這樣一來,這個魔人想要借助這些東西一舉晉升到金身境界想法就落空了。
  肖遙也發現這個魔人的氣勢,開始慢慢的衰弱起來,最重要的是他身上的魔鎧已經開始慢慢的消融,很快就要消失不見了。
  這個時候魔人已經有了想要撤退的意愿,但是肖遙卻不能讓他如愿,于是放慢了自己的速度,繼續用小技能騷擾了這個魔人,這個沒人看到肖遙和自己之間的距離不斷被拉近,于是又有了擊殺肖遙的希望,暫時就熄滅了撤退的心思,全力的朝著肖遙追殺了過去。
  這樣一來他剛好就落進了肖遙的圈套里面,在他臨近肖遙的一霎那,他身上的魔鎧剛好全部消失,肖遙非常敏銳地捕捉到了這一點,直接回頭釋放了玄道火焰,中間還夾雜著一道強大的天罡玄雷。
  失去了魔鎧的魔人,這個時候根本就沒有任何閃避的空間,直接被玄道火焰和天罡玄雷砸了個正著。
  在一大片巨大火焰的覆蓋之下,魔人瞬間失去了事業,在空中不斷揮舞著自己的雙手隨意地拍打著。
  而肖遙也不會和他這樣的交戰,而是直接向前一躍,直接跳到了他的背后,打出了一套八卦掌,直接將他錘倒在地。
  這個時候就在不遠處的云沐心和祝念笙也趕緊跑了過來,三個人圍著魔人,把自己能夠釋放的技能全部釋放了出來,雷電火焰瞬間淹沒了這個魔人,終結了他的生命。
2011年捕鱼达人旧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