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你是我以墨書寫的思念 > 第三百八十章 又有人惹你啦?
“怎么?”突然,靜謐的車廂內本該一個休息一個發愁的時候余墨欽卻發現了溫念念緊緊糾在一塊的眉目,他用拇指輕劃過那皺成“川”的雙眉間又道“別皺眉不好看。”
  
  溫念念躲閃了下“你不也是,每次看你也都是皺著眉頭。”
  
  “我們不一樣。”
  
  他們不一樣,余墨欽以前的蹙眉是為了余帝上下的員工而焦慮,現在的蹙眉卻是因為讓溫念念不皺眉而努力。
  
  “和我說說,是不是學校又有不長眼的惹你了?”余墨欽這會倒是不顯得疲憊了,在溫念念面前他總是能做到如此調節。
  
  溫念念聞言去看著余墨欽,一時之間余墨欽的品貌非凡讓她憶起了昨天。
  
  她下意識的撒謊,趕忙回避問題“沒事,累了而已。”
  
  到此,余墨欽便也不再多問,等到下車后他哪怕再怎么勞累也會記得牽著溫念念的手一同走進家門,這已經成為了常態,有時沒有溫念念在身邊他還會覺得有些不習慣。
  
  門廳內,裝修雅致的地方總能讓人莫名的舒心愉悅,可溫念念怎么也沒想到自己前腳剛踏進門廳隨后整個人突然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直接打橫抱起。
  
  她嚇壞的同時直就驚叫“余墨欽,你做什么!”
  
  而余墨欽早已把溫念念圈在自己極有安全感的臂膀內,旋即,他勾唇一笑“哄你開心啊,你又不告訴我為什么愁眉不展我只好自己哄了。”
  
  說完,余墨欽抱著溫念念邁著穩健的每一步上了樓,話里的意思也讓溫念念不明其中的玄機。
  
  房間內,余墨欽和溫念念也不知道達成了一種什么樣的默契,就和上次進門時一樣溫念念見里頭被暮色染黑立即伸手去把電燈打開。
  
  清脆的響聲之后,房間成熟的陳設在二人眼前明晰,余墨欽帶著溫念念進去,小心翼翼的把沒幾斤重的她放在沙發上。
  
  溫念念感受到了沙發的感觸后下一秒就要起身,卻不想被余墨欽按住了肩膀又坐了下去。
  
  一時半刻她突然就誤會了余墨欽的意思,難道他這是要違背約法三章了?雖說前面兩條都沒遵守,但這最后一條那是自己的底線決不能輕易崩盤。
  
  “你到底要做什么?”溫念念仰著頭對著余墨欽質問。
  
  余墨欽似乎讀懂了她的心思,一肚子壞水的把俊容靠近溫念念茫然的小臉“你說呢?你覺得我想做什么?”
  
  “不行!”這兩個字溫念念說的義正言辭,雙手還在身前比了個叉,以此來表達自己內心的強烈抗拒“我還在上學呢,要是有個什么萬一會打亂我全部的生活軌跡的!”
  
  她鎮定下來想了想,對余墨欽態度還是不要太堅決的好,免得這男人氣急敗壞不管不顧。
  
  一聽溫念念說到“萬一”余墨欽才明白了她的顧慮,不過既然她現在不想自己也不會勉強的。
  
  “你腦袋里裝的都是什么東西?”他戳了一下溫念念的腦門,看著她向后倒了下再又立起來像是個不倒翁就覺著嬌憨“我就是想讓你看個東西而已。”
  
  話音落下,余墨欽走到了身后的桌子邊拿起一個鍍了金邊還雕了花的相框。
  
  
2011年捕鱼达人旧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