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諸神浮圖 > 187 邪道后手,紀元之器

  芊芊玉手,白皙如雪,掌中紋理,條條清晰!
  遠空伸來,蒼天盡掩!
  其巨,山海不能形容,千里皆覆!
  其龐,星月也如微塵,長天盡暗!
  天地間,那巨手伸來,整個巖城都被遮敝,一指點落,風云皆散,虛空化黑,一片混沌!
  無聲無息,巖城東南那沖破天穹的漆黑光柱崩滅無形!
  天空,隱隱浮現的淵暗萬魔消泯不見!
  僅僅一根手指,如同萬丈神峰,緩緩點落,無邊的偉力壓地無數邪魔爆體而亡!
  除了那殤魔、步天星、甲妃等一眾邪魔強者!
  其余那些所謂魔道精英,乃至那些才被污染化魔的修士,全都粉身碎骨,死地不能再死!
  “顧~傾~城!”
  天空中,邪神甲妃咬牙切齒看著點落的玉指,猛地爆開浩蕩魔威,燃燒軀體,騰起魔焰,翻掌擊天!
  “魔運蒼茫,綿綿不息!”
  于此同時,才轉生的殤魔無比凝重的抬掌,如山魔掌轟天而上!
  兩擊撼動時空的掌印逆天擊去,卻被那點落的玉指崩滅成空!
  那甲妃不甘,猛回頭向步天星,“天魔子,我來阻她一阻,快用底牌!”
  渾身魔焰沖天的甲妃一言以畢,縱天而上,整個人合身向著那玉指撞去!
  轟!
  自爆聲中,玉指頓了那么一絲!
  步天星無奈搖頭,“好吧!既然婆婆出手,今日便到此為止!”
  他虛虛結印!
  剎那,萬里之外的遠方,一輪神日升騰,洞射神光,破滅時空,一念至此!
  無邊浩偉的氣機籠罩,天地皆白,時空似成虛無!
  “紀元神器!”
  下方,浮云子駭然驚呼!
  這恐怖的神器,僅僅只是透落的氣機便壓地在場所有人身魂欲裂!
  林幽眉心識海之內,水晶殘片不斷跳動,似與那照亮天地的大日共鳴!
  眾人承受恐怖壓力,駭爆心膽,抬頭望空!
  但見透射無邊浩偉氣機的神光照射天穹,攝起步天星、殤魔等一行邪魔,猛地向遠空離去!
  萬里一念,眾邪魔瞬間消失!
  “妖族,昊天鏡!”
  巖山方向,低語傳來,半空那玉指忽地遙點萬里之外的那輪輝煌大日!
  轟!
  遠遠的,那輪神日暗滅,墜空而落,消失無蹤!
  轉瞬間,天地再次暗沉!
  玉手點了那神日一指,忽地向下一拂!
  剎那,魔宮崩滅成灰,大地一片平坦!
  林幽等人,全都被一股大偉力挪移,出現原本封魔地外圍!
  無數人驚駭抬頭,便見長空如洗,星月齊輝,哪里還有什么遮天玉手?
  “嘶~”
  這一刻,也不知多少人倒吸冷氣!
  這就是坐鎮巖山的“那位”偉力么?
  連紀元神器都能點指擊落?
  無數人心中不斷胡思亂想,一道道信息飛速傳播向各方勢力!
  這一夜,注定無眠!
  整個封魔地已經被徹撫平成一片實地!
  外圍監天閣、天華軍方一行開始有序撤退!
  浮云子、柳淵虹清點人數,整理傷亡!
  這一戰最后由大能出手,定鼎乾坤!
  但那幾個邪道罪魁禍首卻在紀元神器協助之下逃離!
  雖有玉指點落神日!
  但那最后出現的神日畢竟是紀元神器,想來那些逃跑跟接應的邪魔不會那么容易死去!
  如此,那元祖虛魔殤一縷意志已然轉生成功!
  接下來,一場浩劫必將在玄黃掀起!
  還有那天魔子,妖族等等,也不知今后還會有何等計劃?
  種種跡象表明,妖魔道在進行一次大計劃!
  未來的某個時刻,必然有更大的黑暗等著他們!
  林幽掃眼八方,看著一個個忙碌的人影,心頭悲嗆,神色木然,轉身向著遠方走去!
  這一次,他沒能阻止發小入魔,也不知那殤魔是否還是龐旺?
  他腦海中一片空白,心中空蕩蕩的!
  “小幽鍋鍋!”
  身后傳來小靈丫擔心的呼喊,林幽卻充耳不聞!
  小靈丫想要過去安慰林幽,但才邁動小短腿,又停了下來!
  她實在想不出什么安慰的話?
  掃眼四面,看著小光頭靈心,小牛鼻子老謝,全都擔心看著一步步遠去的林幽,卻沒去追著安慰!
  包括小石頭這個小精靈,也不知何時?坐在小黑脖子上,正圍著萬喵這頭白貓好奇打量!
  似乎這一刻,大家都不想去打擾林幽!
  “就讓他一個人靜一靜吧!”
  柳淵虹走到幾人身前,遠望林幽背影,輕聲說道!
  “大魔王……”
  小靈丫張了張嘴,頹然嘆氣!
  “行了!你們幾個各自去收拾!”
  揮了揮手,柳淵虹示意大家散去!
  …………
  楓林園,黎明之前,至暗之刻,天地盡是一片寂然!
  涼風吹拂,樹葉聲莎莎!
  林幽坐在一條長椅之上,背靠長椅,雙手搭在椅背兩邊,脖子后仰,看那星光漸漸暗淡!
  輕風徐來,在這夏署之日吹地人舒適無比,卻吹不散林幽心頭寒意!
  空蕩蕩的腦海無思無慮,林幽雙眼空洞,就這么看著星月漸落!
  篤!篤!……
  拐杖頓地的聲音在公園中響起!
  一個老人拖著腳步慢悠悠,一步一步,來到林幽坐著的長椅前,一屁股坐在他身邊!
  “你已經這么大了!”
  溫慈的目光落在林幽身上,帶點沙啞的蒼老之音響起耳邊!
  明明普通的一句話,卻忽地化作驚雷,劈落林幽心中,將他從那種空洞茫然的心境之中喚醒過來!
  “什么?”
  林幽條件反射似的應了一句,轉頭向著一旁看去!
  便見一個蒼發如銀,兩眼笑瞇瞇,臉上布滿褶子,目光慈和的灰袍老婆婆,靜靜盯著他的臉,看個不停!
  好熟悉的臉,似乎在哪見過?在哪呢?
  林幽腦海忽地劃過一道電光,雙眼猛地瞪大,“刷”一下起身,驚駭指著坐在長椅上,一手拄著拐丈的老婆婆,失聲驚呼!
  “你!是那個婆婆!”
  聲音充滿驚異,卻又帶著感激,林幽全身止不住激動顫抖!
  見此情狀,婆婆略略好奇,歪頭道:“哦?你見過我?”
  “不是!那什么?婆婆,不是你把人身龍尾像給我的么?就在幾個月前,十字路口?”
  不會錯的!
  面前這位蒼發如銀的婆婆,不就是幾個月前,道考前夕,在十字路口,將一個人身龍尾像給他的那個婆婆么?
  就是在那人身龍尾神像之內,林幽得到了“鬼”字神圖,踏上了修行之路!
  “人身龍尾像?唔!我明白了!”
  一臉笑瞇瞇的婆婆若有所思的點頭,笑道:“那是我,卻也不是我,沒想到,你已經得到神圖了!”
  嘶!
  林幽倒吸涼氣!
  果然,這位婆婆知道“鬼”字神圖的存在!
  那么,她此刻出現,是要來收回神圖的么?我該怎么辦?將神圖還回去?
  林幽心中急速思索,臉上青紅不定!
  銀發婆婆頗是有趣地看著林幽那變幻不定的表情,不言不語,耐心等待,似在等他決定!
  半晌,林幽一咬牙,“婆婆,你是來收回神圖的么?若是的話,就拿走吧!”
  他眼睛一閉,做出一副任由擺布的樣子!
  這位婆婆一定是不世出的高人,想來從他手中拿回神圖當不費吹灰之力!
  雖然心痛,但林幽并不可惜!
  因為,那本來就不是屬于他的東西!
  “哦呵呵呵……”
  耳邊傳來開懷笑聲,便聽婆婆慈聲道:“放心,我不是來找你要回神圖的!”
  林幽心中一喜,忙睜眼,“婆婆,您真不是來收回神圖的?”
  “那玩意,于我作用有限!我并不稀罕!”
  婆婆的回答讓林幽長出一氣,心中一輕,似有一塊大石落地!
  這時,他才豁然驚覺,自己早已經離不開神圖!
  “來,坐下!”
  耳邊又是一聲慈和之音響起,林幽不由自主,按著婆婆的話,坐回長椅!
  這……
  林幽心中驚駭,剛才怎么回事?我怎么就坐下了?
  這種無形影響心靈的力量……
  “說起來,你應該叫我一聲祖奶奶!”
  “啥?”
  聽著耳邊低沉之聲,林幽愣然看著目光遠望,透射無邊懷念思緒的婆婆,頓感驚愕!
  “或者說,我原本,該是你祖奶奶!”
  婆婆低低嘆息,目光又一次落在林幽臉上,“像!太像了!”
  “像誰?”
  看著婆婆目光,林幽忽然起了好奇之心,不由詢問!
  “像你祖……不對,應該是高祖!對,你長地像你高祖爺爺!”
  。。。
  高祖爺爺?那豈不是得有一百幾十年前?
  這位婆婆跟我祖上認識?
  林幽心中詫異,倒不認為對方會說謊!
  畢竟,修士壽命悠長,對方有個幾百歲的并不讓人驚訝!
  讓林幽奇怪的是,他家祖上,數代貧農,這是家譜中記得清清楚楚的!
  因此,祖上不可能認識什么修士?
  那面前這位婆婆這話又是什么意思呢?她真的跟祖上有舊?
  “別懷疑,小子!”
  婆婆臉上忽地帶上了一點哀怨,悠悠嘆息:“若非那一年發生的事,我原本該跟林哥兒結婚的!我本該是你的高祖奶奶才對!可是……”
  聲音頓住,婆婆咬牙,目中透射刻骨冰冷,四面空氣結起冰珠,簌簌而落,凍地林幽抱起身子!
  “婆婆!”
  林幽心駭無比,忙低低出聲!
  呼~
  婆婆長噓一氣,冰冷目光重又慈和,“唉!還是放不下人生最大的遺憾!讓你小子受驚了!”
  
2011年捕鱼达人旧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