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六扇門之無影神捕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凈月道長

  走不多時,張文進和馮虎跟隨凈月道長來到一處道觀前,道觀大門打開著,上書三個大字“三羊觀”。
  “到了,兩位咱們有緣,我正好還有二兩好茶,這可是今年的新茶,貴著呢!別人想喝我都舍不得。”凈月道長說著一臉興奮的走進道觀。
  但當他一只腳踏進道觀之時,卻楞住了。張文進和馮虎緊跟著也來到了道觀內,只見觀內十余人,清一色青衣腰懸長劍。院中放著一個躺椅,上面躺著一人,三十多歲,一動不動。
  “賊道,你終于回來了,納命來!”一個身材消瘦的漢子抽出佩劍,一劍向凈月道長咽喉刺來。
  凈月道長嚇得轉身就跑,寶劍刺空,漢子再次揮劍斬向凈月道長的脖頸,再次被凈月躲過,每次寶劍臨身凈月道長都能躲過,看起來凈月道長是被寶劍嚇得四處躲避,可在張文進看來,這凈月道長不簡單,每次都會讓對方感覺到機會就在眼前,一劍便能斬殺他,可每次都被他巧妙躲過。
  凈月道長和漢子在道觀的院中一個打一個跑,轉起圈來。
  “小五,住手!”一名四十多歲的漢子大喝一聲道。
  正在追殺凈月道長的漢子,突然停下腳步,看向剛才說話之人道:“師兄,你別攔我,我要殺了他。”
  說完后漢子挺劍自此殺向凈月道長。
  張文進向前一步擋在了凈月面前道:“這位兄弟,且慢動手。可否向我說下這是怎么回事?”
  “你是何人,滾開!”小五寶劍一順向著張文進身后的凈月道長刺去。
  張文進上步出刀一下將小五的寶劍擋了下來,將他震得后退三、四步。
  “你敢攔我,你們是一伙的。師哥,你們還看著干什么?”小五見張文進刀法純熟,自己不是對手,喊起了援兵。
  這時中年漢子看出了不對,不想無故樹敵,急忙一把將小五拉住道:“兩位,我師弟多有得罪請勿見怪。”
  “這位兄弟客氣啦,我們也是路過,可否向我們說下事情的緣由?”張文進客氣道。
  “哦,聽兩位口音,你們不是本地人。既然如此,我就將事情說一說,你們幫我們評評理,看著賊道該不該殺。
  我們是神劍門的人,我是他們的大師兄,承蒙江湖上朋友看得起,送我一個綽號“神劍無敵”,我姓廖名永勝;我還有四位兄弟,一劍斷魂廖永冒、大力神劍吳英群、連環劍杜萬中和我身旁的小師弟快劍杜明月。
  這位躺在躺椅上的便是我的四師弟,連環劍杜萬中。半個月前,我四師弟杜萬中恰巧路過三羊觀,上來討些水喝,歇歇腳。不想著賊道蠱惑人心,鼓動我師弟去參悟大殿中石頭上的劍痕,修煉什么仙人斬的功夫。
  我師弟聽信了他的妖言,真的在大殿內一坐便是七日,結果參悟功法出了差錯,成了現在這般模樣,動不能動,吃飯都要靠人喂。我師弟幾次想自殺,都被我們攔了下來。
  后來我們知道了真相,來到此地討要說法,你們兄弟聽聽,給評評理,我們殺這賊道有理沒理。”
  “這……”張文進聽完,不知道該如何說,沒想到這凈月道長一大把歲數了,居然還這么能作死。
  “無量天尊!你們這話說道就沒道理了,廖永勝你可以問問你四師弟,他是怎么成這幅模樣的。
  當初他來到我三羊觀,我與他促膝長談,講述我三羊觀的來歷及我師尊三羊道人的功德。他被我感化,聽聞我三羊觀有一處試劍石,可悟我師絕技仙人斬便百般求我,讓我帶他去參悟。
  我敢動于他的誠心便帶他前往,若是旁人我才懶得理。你師弟悟性過人,參悟了三日便有了感悟,但當他施展悟出的劍道之時不幸出現意外,渾身鮮血崩現。
  我曾勸他莫要逞強,但杜萬中自信可以施展此招,最后怎么樣?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與我三羊觀和貧道何干?”凈月道長大言不慚道。
  凈月道長說完,氣的躺在躺椅之上的杜萬中暴怒,差點站起來,大呼賊道,恬不知恥。
  不用杜萬中多說,張文進便明白了怎么回事,估計這杜萬中是被凈月道長騙了,去修煉所謂的仙人斬,結果出現了情況成了這樣子。
  “賊道莫要信口雌黃,我四哥雖然殘廢了但頭腦并不糊涂,分明是你趁我四哥來三羊觀借住相勸于他,才造成我四哥如此慘狀。納命來!”杜明月氣急而笑道。
  凈月一見情形不妙,急忙向大殿后跑去,杜明月持劍緊追不舍。張文進等人也跟了過去。待眾人來到后院,只見杜明月在后院中轉悠,卻不見了凈月道長。
  “人呢?”廖永勝看了一眼杜明月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一到此地,那賊道便沒了蹤影,這里肯定有古怪。咱們分頭找。”杜明月說完一縱身上到房頂,四處查看。一劍斷魂廖永冒、大力神劍吳英群帶人四處搜索。
  半晌過后,眾人再次來到后院,三兄弟碰面紛紛搖頭。廖永勝看了看張文進道:“這位兄弟,你可知道這三羊觀的密道?”
  “我們兄弟也是初次到此,并不知道三羊觀的情況。”張文進搖頭道。
  “哼!你們騙誰,凈月那賊道與你們一起進入三羊觀,如不相識你們怎么會來此地?”杜明月嘴一撇道。
  “我們路過此地,不過是想討口水喝,怎么就跟賊道相識了?你這家伙太不講究。”馮虎大怒道。
  杜明月剛想發作,被廖永勝一把按住。廖永勝道:“跑了老道,跑不了道觀。我就不信凈月能跑了不回來。我們走!”
  廖永冒一聽大急:“師兄,就這么放過賊道?不如一把火將這道觀燒了。”
  “你急什么,有這道觀凈月就不會跑。走!”
  廖永勝說完,轉身向前院走去,吩咐手下之人抬起四師兄杜萬中,離開了道觀。其他幾人隨不情愿,但不敢違抗大師兄的吩咐便跟了出去。
  張文進見神劍門的人出了道觀,心中暗道:“這凈月道長真是通天徹地,這么快就沒影了,躲哪里去了?今晚無處安身就住這里,看看凈月道長能耍什么花樣。”
2011年捕鱼达人旧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