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活之美女如云 > 039 在車上一親芳澤
蘇圣離開迷香酒吧后給夏晚清發了一條微信,不到三秒鐘,夏晚清的電話就打過來了,蘇圣才按下接聽鍵,那邊就傳來了女人著急關心的聲音:“蘇圣,你現在在哪里,沒事吧?”
  
  “沒事,剛從酒吧出來呢,你們人在哪里?”蘇圣笑著道。
  
  “我和萍兒在一起,其他人都回去了,我能不能開車過去接你?”夏晚清詢問道。
  
  蘇圣想了想,說:“還是我過去找你們吧,你們現在在哪里?”
  
  夏晚清連忙把她們所處的位置共享給蘇圣,蘇圣點開導航一看,離迷香酒吧竟然不到一千米,不得不佩服她們兩個女人還真夠膽大的。
  
  “我走路過去,應該不用十分鐘。”蘇圣道。
  
  “那我在原地等你過來。”夏晚清柔聲道。
  
  蘇圣的心直接就融化了,恨不得背上一雙翅膀立馬飛到夏晚清的身邊,然后捧著她的俏臉,對著她的迷人紅唇狠狠的親下去。
  
  掛了電話,蘇圣加快了腳步,不到八分鐘就遠遠看到了夏晚清的紅色小車。蘇圣也顧不上會嚇到路人,身形一閃,動用了超能力,一百多米的距離眨眼就到。
  
  駕駛位的車窗半開著,蘇圣剛出現,夏晚清就驚喜的叫出聲來:“蘇圣。”
  
  蘇圣站在駕駛位的外面,對著夏晚清微笑,“等久了吧。”
  
  夏晚清點點頭又搖搖頭,雙眼里有亮晶晶的淚珠,與蘇圣對視著,淚珠里都含有情意。
  
  蘇圣禁不住把手伸進去輕輕捏了夏晚清的臉頰一下,笑著打趣她:“李瓶兒還在呢,別讓她看了笑話去。”
  
  夏晚清含情脈脈的瞪了蘇圣一眼,撫摸著被捏的地方,輕聲說道:“她先走了。”
  
  “走了?”
  
  “嗯。”
  
  看著車內俏臉漸漸變紅的夏晚清,有點懵的蘇圣一下子就明白過來了,李瓶兒大概是不想做這個電燈泡,于是先走了。蘇圣心里頭默默的給李瓶兒點了個贊,不愧是夏晚清的好閨蜜,懂得助攻。
  
  蘇圣立馬從車頭繞過去,坐在副駕駛位上。
  
  夏晚清紅著臉看了他一眼,柔聲問蘇圣:“我們現在去哪里?”
  
  蘇圣想了想,說:“要不回你家?”
  
  “不行。”夏晚清猛搖頭。
  
  “那去我那里?”蘇圣試探著問。
  
  夏晚清還是搖頭,更是不愿意去蘇圣的出租房。
  
  竟然兩人的出租房都不敢去,那就只有去開房了,這也得蘇圣主動提出來才行。
  
  “那我們找一家酒店住一晚?”蘇圣再次試探著問。
  
  “嗯。”夏晚清輕聲應道。
  
  獲得夏晚清的點頭,蘇圣心中歡喜的不得了,加之剛賺了十多萬,一時豪氣萬丈,當即拿出手機在網上預訂了附近的一家五星級酒店的豪華套房,標價三千八百八十八。
  
  夏晚清看到蘇圣竟然訂了一間五星級酒店的豪華套房,光一晚上就要三千八百八十八,她立馬搶過蘇圣的手機,嬌嗔道:“你也太浪費了吧,沒必要的。”
  
  夏晚清要取消訂單,蘇圣急忙又搶了過去,護著手機看著身邊的嬌媚女人,深情款款的說道:“怎么說浪費呢,在你身上,要我花三萬八,三十萬八,三百萬八,更多更多,都心甘情愿的。”
  
  聽著小男人的情話,夏晚清的眼里有了水霧,那時動情的預兆。
  
  蘇圣情不自禁,伸手將夏晚清的纖纖玉手抓在手中,夏晚清象征式的輕輕掙扎了一下,有點小緊張。
  
  “清姐,我喜歡你。”蘇圣柔聲說道。
  
  夏晚清“嗯”了一聲,紅著臉低著頭,不敢去看蘇圣的眼睛,男人的眼睛里有一股強大的吸引力,她怕深陷進去走不出來。
  
  低眉含羞的女人自有一番別樣的誘人,蘇圣忍不住湊了上去,在夏晚清的額頭上深情的吻了一下。
  
  夏晚清這時抬頭,望著他。
  
  “這是你還我的賭注。”蘇圣柔聲說道。
  
  “討厭。”夏晚清輕罵一聲,這會突然想起還沒詢問蘇圣有沒有受傷,于是急忙問他。
  
  蘇圣一拍額頭,坐回去說道:“清姐,你這問的有點破壞氣氛啊,你看我像受傷的人嘛?”
  
  “也是。”夏晚清笑著說,看著在假裝生悶氣的蘇圣,她主動把手伸過去抓住小男人的手臂,說道:“不過,你今晚的反應把我嚇了一跳呢,有點小暴力。”
  
  用臺球桿子抽人,嚇得年輕小白臉站都站不穩,真是暴力又充滿了男人味。
  
  “我那是生氣。”蘇圣立馬滿面怒容說道:“我蘇圣喜歡的女人,我都沒調戲過沒摸過,他劉少算哪根蔥,竟然也敢打我女人的注意。”
  
  “什么你的女人。”夏晚清羞澀不已,見蘇圣板著臉說起話來卻沒有個正經,又忍不住嬌斥道:“你在胡說八道什么呢,什么我都沒調戲過沒摸過的,你要真敢摸,我就把你手剁下來。”
  
  女人雖然嘟著嘴假裝生氣,但她的聲音又軟又柔,哪里看得出半點惱怒小男人的意思。
  
  “我是說真的。”
  
  蘇圣反手握住夏晚清的纖纖玉手,女人的眼睛亮晶晶的仿佛夜空中的小星星藏著深邃的光澤,長睫毛的暗影在輕輕的跳動。
  
  蘇圣見她沒有責怪自己不正經說話的意思,膽子就更大了,急忙趁熱打鐵繼續說道,“我覺得有必要趕緊摸一把,不然以后說不定還會吃虧呢。”
  
  “你是越說越渾了啊,什么叫你吃虧了呢?再說,給你摸了,我就不吃虧了?”夏晚清紅著臉捏了蘇圣的手心一把,卻在小男人熾熱的眼神注視下,不由得低下頭,輕聲道:“你不是剛訂了房間了嗎?”
  
  此時此景,一個嬌滴滴的女人近在眼前說出這話,哪個男人受得了。蘇圣只感覺喉嚨干的厲害,禁不住抓住夏晚清的手一用力,將女人拉入懷中。
  
  夏晚清輕呼一聲,掙扎著想坐直身子,身子卻軟綿綿的生不出一點力氣,就順勢倒在蘇圣的懷里,仰著頭看了小男人一眼,急忙又閉上了眼睛。
  
  蘇圣心動不已,一雙手從女人腋下插過來,緩緩往上移。
  
  閉著眼的夏晚清雖看不見,身子卻能感受得到小男人的手就要移到她的嬌嫩處,緊張的她一顆心砰砰的直跳。
  
  “不要。”夏晚清閉著眼輕輕叫道。
  
  這個時候,蘇圣哪還有停下來的理由。
  
  “我就摸一會。”蘇圣在女人的耳邊柔聲說道,小男人的聲音像是有無窮的魔力,夏晚清只感覺頭有點暈,從而徹底失去了要阻止蘇圣在車上欺負她的念頭。
  
  小男人的手在抖,夏晚清能感受得到。
  
  “就讓他摸一會吧。”
  
  夏晚清閉著眼睛,俏臉通紅,她的嬌媚舉世無雙。
  
  (未完待續,求推薦,收藏,打賞。)
2011年捕鱼达人旧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