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安之王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落幕

  最近的朝堂上關于楚親王南下的事情終于有所轉機了,因為遭抄家懲處的謀逆宗室們,國庫由此獲得將近幾百萬兩銀子的入賬,這下就算是年少的天下也是舒心了。
  這可是將近一年的一成收入了,而且熬過這個月,第一撥秋收賦稅即將入庫,那么就算來年的預算再多,此時也能好好的安排一下了,大不了來年可以再看看,縮減各項各部的預算就行了。
  而且好消息也接迥而至,南邊的雨水終于是停了,而且接連的好天氣,讓秋收到來時候,也顯得格外的明朗了,汛期最終沒有爆發,而是在臨界點后退了去,只有局部的支流撐不住,還是淹了不少的村莊和作物,不過比起大面積的洪災,這些地方的災難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少年天子大手一揮將賑災的銀子撥付了下去,并令南邊的糧倉放糧支援災區。
  藍承羨心想,也許年少的天子也不需要再起心思讓自己去南邊巡視了吧?不過當你覺得事情不會發生時,它偏偏就會發生。
  在素寧衛官衙坐了一會的藍承羨準備偷溜,卻被宮里的傳旨太監給攔住了,卻是太上皇的召見。
  藍承羨覺得疑惑,不過還是不得不跟著來到了皇宮后苑,這里是景宜宮,專門給太上皇安排靜養的宮殿,進了宮殿里,卻見還有不少的文官武將都來了,藍承羨一一見禮后,這才發現,似乎是太上皇召見眾臣,需要宣布什么事情么?
  “宣楚親王覲見!”
  門口的小太監喊道,藍承羨連忙站了出來,跟著進去了,這里不是藍承羨第一次來了,太上皇被安排來這后,藍承羨也已經來過這里幾次探望了,所以不會覺得陌生。
  龍床外還有一人在站著,卻是身穿龍袍的少年天子,此時卻顯得十分的恭敬站在帷幕前,“兒臣藍承羨拜見父皇!”此時藍承羨還是稱呼他為父皇,也算是對于太上皇的敬重。
  “平身吧,朕將你們同時喚來,就是聽聞了許多事情,朕還未退位前,江南諸省的賦稅就一直在追查,可惜那些祿蟲無用,沒有查到一點事實,朕心有不甘,又有吳惟此獠負了朕的信任,竟然是他們一伙的,朕當時為了穩住素寧衛,沒有公布吳惟的罪名,而那些宗室卻已經暴起了!這些,朕一直銘記……咳咳咳……”太上皇此時雖已讓位,但是被尊稱為太上皇帝,所以自稱為朕也不為過,而且史上太上皇帝本就不算多。
  似乎又犯病了的太上皇猛的咳嗽了起來,藍承羨看其癥狀,莫非不是什么奇難雜癥?為什么之前好端端的,說病就病了,而且病的如此快不說,還如此的巧妙,整好處理完宗室發起的宮難,就退位給了太子,也就是此時的年少的天子藍承彥。
  這也是讓藍承羨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不過似乎又氣順了些的太上皇接著說道“你們要記住,外邊的那些大臣的話語要聽,但也不能全聽,尤其是新皇帝,還有,南邊的事情,老五,你現在是新皇唯一能夠信任和可用的人,此時唯有你們兄弟二人一起合力,才能將藍氏江山延續下去,才不會被那些大臣們所蒙蔽,才能對得起咱們的列祖列宗!”太上皇說的有些激動,雖然隔著帷紗,可藍承羨還是感受到了他的氣息,似乎很是急促。
  “還請父皇放心,兒臣定當同皇兄齊心協力,輔佐皇兄為藍氏江山延綿國運,不愧為藍氏皇族的后裔!也對的起天下的億萬子民!”藍承羨趕忙應承地說道,他還真怕他此時氣不順,直接嗝屁,那將是他的一個難以釋懷的事情,雖然太上皇對于他來說沒有什么關聯,可是繼承了這副身軀的藍承羨,血液里流淌的還是他的基因,這種血濃于水的感情還是在的,藍承羨自然也不希望他就如此的駕崩,至少也可以多安享幾年,甚至看到皇太孫的出世,甚至看到大安王朝的中興之時,那時候藍承羨覺得他才不留遺憾了吧。
  當然這只是藍承羨的想法,其實在太上皇自己覺得,他身為帝皇,坐了這么久的皇位,本就沒有遺憾了啊,只是誰都會有不甘心的時候。
  而后太上皇又將一眾大臣召了進來,這還是太上皇病倒后,頭一次露面召見大臣武將們,雖然隔著惟紗,但是這些閣老勛貴們還是聽清楚了,是太上皇的聲音和語態,不過言語里的旨意卻讓他們沒有想到的。
  太上皇要求新皇下旨,任大安楚親王為總督,代天子巡視江南幾省,包括江南、東海、湖西、嶺南四省,梳理賦稅,推廣藍承羨提出的賦稅政策,督察四省的軍政民事,并肅清市舶稅、鹽稅!讓眾大臣鼎力支持,不得有誤!
  太上皇一口氣說完,似乎開始乏力了,平躺的身子縮回了龍床上,似乎也不想再多說了,眾位文官武將都是面面相覷,如果不是太上皇的聲音和語態,他們都要猜疑是不是,新皇派人演的一出戲給眾人看了。
  年少的天子所說的話,他們可以用諸多的理由和借口反駁甚至推搪,可是太上皇的旨意,他們就難以拒絕了,因為新皇還不怎么熟悉朝政,糊弄一下也還行,可是太上皇御極已久,很多事情,就不是理由和借口就能推搪的,雖然太上皇自己也沒有弄清楚,江南諸省的賦稅為什么會逐年變少,但是不能說,眾臣就能避諱他所說的旨意。
  明面上的君臣關系一定是要維護的,也是皇權至上的時代所必然的過程,雖然文臣的權利變高了,但是也不是一下子就能抗衡皇權的,畢竟皇帝手中可是有暴力機構的,也就是武力,文官可以動用手中的筆和大道理維護自身,可是真正要庭杖和斬首或者處以重刑極刑的時候,大多數人還是軟骨頭多一點吧。
  “臣等接旨!”
  最終無奈的選擇,眾多文官和武將也不得不接受現實,也就是認命楚親王藍承羨為總督一事,還以為年少的天子會就此作罷之后,誰都沒有想到,太上皇會悍然的站了出來。
  而文官為首的丁歲安此時卻覺得如履薄冰,因為他發現,似乎他們一直都被太上皇看在眼里,就當他們以為新皇會停止時,太上皇出現了,給他們帶來了最后的一擊,而且沒得反駁和推搪的余地,此時的丁歲安深深的看了一眼已經躺在了龍床之上的太上皇,開始思索起來許多事情,不過也是越想越是心驚。
2011年捕鱼达人旧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