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之皇后是朵黑蓮花 > 第八百七十八章:撞墻 3
    她哭得一枝梨花春帶雨:“這種沒有人關心、沒有人愛護的日子,我真的受夠了,與其留在這里被折磨死,還不如自我了斷,也好得個解脫。”
  
      凌霜一聽這話,假模假樣的叱責道:“你還是如花似玉的年紀,說什么解脫不解脫的,也不怕晦氣?你說在后宮沒人有關心,沒有愛護,皇上是你的表哥,本宮是你的表嫂,又怎么會不疼惜你呢?你再這樣尋死膩活的,就算皇上不怪罪,本宮也要生氣了。”
  
      她一邊說著,一邊看了看四周,并沒有發現慧貴妃在這里,心想她應該是被玄烈罵出去了。
  
      佟貴人嗚嗚然:“嬪妾沒有怪罪皇上和皇后娘娘的意思,一切都是嬪妾自己命苦,跟了慧貴妃這么個主位娘娘。”
  
      說著,佟貴人就把這段時間,慧貴妃對她的種種‘惡行’添油加醋的說了一遍。
  
      若是佟貴人沒有撞墻自殺這一遭,玄烈肯定不信她說的。
  
      可如今墻這么一撞,玄烈憐惜之心一起,便忍不住在想,佟貴人到底還是個十四五歲的小姑娘,在家是掌上明珠,備受父母疼愛,涉世未深,柔弱可憐,如何經得起慧貴妃這樣的磨搓?
  
      要不是被折磨得實在活不下去了,她又怎么會想著撞墻自殺呢?
  
      繼而又想,佟妃是佟妃,佟貴人是佟貴人,自己怎么能以偏概全認為佟氏的女人都是心腸歹毒之輩呢?自己的親娘不也是佟氏的女子?
  
      一想到這里,玄烈憐惜之心更增,語氣也愈發溫柔:“好了,好了,別再胡鬧了,朕是你的表哥,以后受了什么委屈,盡管來給朕說,朕不會再讓你被人欺負了。”
  
      佟貴人聞言,一雙水眸盈盈看著玄烈:“皇上表哥此話當真?”
  
      玄烈笑著點頭:“自然當真,君無戲言,豈能不真之理?”
  
      佟貴人這次破涕為笑,不再尋死膩活。
  
      安慰了佟貴人一陣,玄烈和凌霜共乘一輿離開啟祥宮。
  
      九龍九鳳髹金楠木玉珞車在西一長街緩緩滾動,玄烈嘆了一口氣道:“朕原本將佟貴人留在啟祥宮學規矩,是想磨一磨她的性子,沒想到慧貴妃居然公報私仇,把她對佟妃的恨意轉移到佟貴人身上,要不是朕及時趕到,這次又要鬧出人命了。”
  
      凌霜低聲道:“這也難怪慧貴妃會這樣,畢竟她被佟妃害了那么多次,受了那么多委屈,皇上禁止其他人靠近承乾宮,慧貴妃找不到報復的對象,只好把怒火盡數發泄到佟貴人身上了,誰讓佟貴人是佟妃的妹妹呢。”
  
      玄烈聽了,氣得一巴掌狠狠拍在旁邊的龍頭扶手上,厭棄道:“說來說去,還是佟妃行事太過,否則怎么會釀成今日之禍?似她這等陰毒婦人,給她終身幽禁的懲罰,實在太便宜她了。”
  
      凌霜試探著問道:“那佟貴人這事兒,皇上預備著如何處理呢?”
  
      玄烈沉吟道:“佟貴人以死相逼,這啟祥宮肯定是不能再呆了,朕打算給佟貴人換個住所,霜兒覺得朕應該把佟貴人安置到哪個宮殿比較好?”
2011年捕鱼达人旧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