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混世農民工 > 第0016章 驚人內幕

  陳副理噴著酒氣的嘴巴咧了一下,緊接著他的眉頭猛的一皺。
  仔細一看才發現,原來任天飛鐵鉗似的手已緊緊的抓在了他的肘臂上。陳副理用力掙扎了兩下,可是紋絲未動。豆大的汗珠,從他帶著皺紋的額頭上流了下來。
  “陳副理!看來你喝的不少,是不是酒勁發作了?我還是送你回去吧!”
  任天飛說著,手上一用力,陳副理的身子便順勢轉了過去。這個在東升廠不可一世的家伙,沒想到撞到一個新員工的手里,竟然連點反抗的機會也沒有,他有點蒙圈了。
  任天飛上前一步,一手抓著陳副理的一只手腕,一手緊緊的摟住了他的肩頭,然后壓低了聲音說:“走吧!還是回去睡覺吧!今晚的事情,權當沒有發生過”
  “年輕人,你是有點力氣,可是你想過沒有,你今晚這樣做的結果會是什么嗎?”
  陳副理咬牙切齒的對任天飛說道。可他被任天飛這樣控制著,根本動彈不了。
  從生管課到生活區,有一段路,這個時候路上根本就沒有一個人。在有點昏暗的路燈下,任天飛扶著陳副理慢慢的走著。
  他輕聲說道:“陳副理!你今晚的所作所為我如果公布于眾,那會是什么樣的結果?還有你也別忘了,兔子急了也會咬人,除非你這輩子不走出東升廠”
  任天飛丟下了這句狠話,便放開了陳副理。反正事以至此,他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大不了再次流浪。
  回到生管課,任天飛看到徐江南已嚇的臉上的顏色都變了,她聲音有點顫抖的說道:“對不起!又是我連累了你。陳海吃了你的虧,肯定會帶保安過來,怎么辦?”
  任天飛這才知道,陳副理的真名原來叫陳海。他故裝鎮定的沖徐江南呵呵一笑說:“別怕!事情應該沒有你想的那么壞”
  “你錯了,這些T干很記仇的。陳海監管著保安隊,和外面派出所的關系不錯,所以說他什么人也不怕,這次恐怕……”
  徐江南說著,急的眼淚都快要流下來了。這就是女人,一遇到大事,她們的表現永遠沒有男人淡定。
  任天飛看著徐江南楚楚動人的樣子,微微一笑說:“你不要怕了,這種人就應該給他來點狠的,我就不信他不怕死。不過話說回來,他真要是想帶保安來找麻煩,這會兒早該來了”
  徐江南聽任天飛這么一說,她慌忙抬頭看了一眼辦公室墻上掛的時鐘,忍不住輕聲說道:“都十點一十五了,是不是真不來了?”
  “我說了沒事,咱們還是下班吧!”
  任天飛嘴上雖然這么說,其實他心里也是沒底。今晚的這事,他也是被逼急了,否則他根本就不想動手。不過事情既然出了,怕也沒有用,倒不如坦然面對。
  徐江南走到窗戶前,朝外面看了看說:“不要急,我們還是等到十一點鐘,和加班的員工一起下班吧!”
  任天飛不明白徐江南這么做的意思,但他并沒有說話,兩個人就這樣靜靜的坐了下來。時間一分一秒的過著,幾十分鐘的時間,在他們倆人看來,這比幾十年的時間還要長。
  等待就是一種煎熬,尤其是這種心里有事的等待,讓人真有一種心急如焚的感覺。
  好不容易熬到了十一點鐘,隨著下班的鈴聲響起。加班的員工們如潮水一般涌出了車間的大門。徐江南和任天飛走在這些人群中,順利的通過了保安崗亭,在哪里他們并沒有看到鞋底課的陳副理。
  回到宿舍的任天飛,這才明白了徐江南的用意。其實她這樣做,根本與事無補。陳副理如果想報復他們的話,隨時都有機會。
  就在任天飛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去洗手間時,迎面碰上了剛上樓的劉鋒。他一把拉住任天飛問道:“你怎么沒出來?大家聽說來了新老鄉,都特別的想見你”
  “實在不好意思,臨下班時出了點小問題,所以才剛剛的出來”
  任天飛說著,有點尷尬的笑了笑。他真的有點不好意思,本來是說好的事,白讓人家等他了。
  劉鋒看了一眼任天飛,忽然一笑說:“我看你心事重重的樣子,肯定是今天上班遇到不開心的事了。我在下面等你,咱們聊聊”
  任天飛點了點頭,快步朝樓東走去。他們這層樓的共用衛生間,就在樓層的最東邊。
  一樓樓梯旁,有一個寫著工人之家的便利店,里面的東西很全。任天飛下樓時,劉鋒已提著兩瓶百事可樂走了出來。
  “咱們去二樓活動室,這個時候應該沒有人,咱們還能聊到十一點半鐘熄燈”劉鋒說著,便在前面帶路。
  這些地方,對于剛進廠的任天飛來說,他還真是什么也不知道。
  活動室的電視還在播放著,可是沒有一個人看。這個時候,剛下班的工人,正忙著洗澡洗衣服,誰還有時間跑這兒來看電視。
  劉鋒找了個靠角落的位子坐了下來,然后把手里提的百事可樂給了任天飛一瓶,他這才微微一笑說:“說吧!心里有什么事,盡管說出來,或許我能幫到你”
  任天飛想了想,便一咬牙,把他今天上班所遇到的事情,從頭到尾的給劉鋒細說了一遍。
  劉鋒聽后,臉上遇出了詫異的神情,他長出了一口氣說:“我的好老鄉啊!你竟然敢對……。算了吧!事情既然出了,咱們也不怕,大不了出廠。到時候我會讓其他的老鄉幫你”
  “真是太感謝你了!沒想到能在這里遇到你這么好的老鄉”
  任天飛按奈不住激動的心情,他有點動情的說道。
  劉鋒長出了一口氣說:“這是應該的,能在這么遠的地方遇到你,這說明大家有緣,我們應該珍惜才對”
  任天飛緊咬著嘴唇,連連點著頭。在此刻,他的心里真把劉鋒當成了親人。剛才他的一番傾訴,讓自己的心里舒服了不少。
  劉鋒抬頭看了一眼門口處,然后壓低了聲音說:“徐江南這女孩為人不錯,就是她長得太漂亮了,這個廠打她主意的人很多。我們鞋底課的陳副理就是其中的一個。而針車課的樓副理,恰恰又喜歡陳副理,所以陳副理特別的不待見徐江南”
  劉鋒說到這里,任天飛這才恍然大悟,難怪徐江南一直說這事是她連累到了他任天飛,原來其中還有這么一檔子事。
  劉鋒接下來所說的話,讓任天飛更是大吃一驚,他說生管課的唐科長對徐江南也是情有獨鐘,為了這事唐中平的老婆還找過徐江南。
  亂,實在是太亂了。任天飛萬萬沒有想到,看起來簡簡單單的生管課,竟然是個事非之地。還有這個漂亮的徐江南,原來就是一顆定時**。自古紅顏多禍水,看來這句話又一次得到了應證。
  本來劉鋒還可以告訴任天飛東升廠很多不以人知的內幕,無奈熄燈的鈴聲響了,兩個人只好匆匆忙忙的上樓去睡覺了。
  這一夜,任天飛徹底失眠了。他萬萬沒有想到,打工之路會是如此的艱辛。可以說遍地荊棘,稍不留意都會傷害到他。他不知道,明天面對他的將是什么,他更不知道,自己的遠大抱負何時才能實現。
  第二天一上班,任天飛就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沒有動,他在靜靜的等待著暴風雨的來臨,可是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靜。
  徐江南的臉色明顯有點慌亂,她時不時的站起來,不經意的看一眼窗外。任天飛心里明白,她是在看,陳副理有沒有帶保安過來。
  “哎哎哎!怎么回事?你們怎么坐著都不動啊!是不是所有的工作都完成了?”
  王鋒大叫著,朝徐江南走了過來。
  徐江南站了起來,她拿起桌上的文件夾,一直走到了任天飛的身邊她才輕聲說道:“我們去趟裁剪課吧!裁剪課的畜生少”
  “徐江南!你可是老員工了,千萬不能有這樣的情緒哦!另外,你這種話千萬不能傳到別人的耳朵里,否則后果你是知道的”
  王鋒聽到了徐江南給任天飛說的話,他立馬進行了制止。好在徐江南并沒有多說話,而是大步朝外走去。
  任天飛剛要起身時,王鋒走了過來,在他的肩膀上輕輕拍了一下問道:“你是不是和徐江南鬧矛盾了?怎么沒有一點兒的工作激情?”
  “沒有!怎么可能呢?我才上班一天,那敢和師傅鬧矛盾”
  任天飛打著哈哈,趕緊的朝著徐江南追了上去。他剛才在想著陳副理的事,所以一時走了神。
  等任天飛走近了,徐江南這才壓低了聲音說:“昨晚的事真是太感謝你了,我確實沒有想到,咱們才認識一天,你竟然能為了我的事而……”
  “好了,這事應該過去了。不過我可以告訴你的是,昨晚上不管是誰,我都會出手的,我絕不容這種畜生在我的面前欺負女人”
  任天飛打斷了徐江南的話剛說完時,只見陳副理從遠處走了過來。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2011年捕鱼达人旧版本